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关怀·经典·开放与封闭  

2007-11-03 04:5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了重庆的外国文学学会的年会,为国内最高规格的外国文学专业会议,应当有最高水平的发言,应当是一流学者研究成果的发布与交流。因为有这个期待,所以大失所望。所谓一流学者没有一流的发言,等而下之者更不必提,大多数发言都缺少学术含量。这不由地让人忧虑,首先是中国学者整体创造性的缺失,其次是大量资源的浪费。会议闭幕式上《外国文学评论》主编盛宁发言,委婉地指出,不是所有的问题都值得研究,人的生命有限,要研究有意义的问题,所谓有意义的问题,就是把研究做成一种有关怀的行为,一种提升人类道德意识的行为,一种纯正的知识分子行为,琐屑的文本研究是没有意义的。

    由此我想到这样一个问题,或许文学的研究可为分两种类型:社会科学式的研究和人文学科式的研究。前者不涉及审美意义的生成机制,是史料的、语法的、结构的研究,后者则探讨审美机制的规律、精神的形态、价值立场等意义问题,即如巴赫金说的“话语”的研究,是“关系”的研究。前者应当是文学研究的基础,后者是文学研究的境界。前者的研究可以没有关怀,但必须有所不为,即不为官方意识形态或工具理性所左右,将之做成为一种“专业知识分子”行为(非权力行为),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境界;后者的研究不可没有前者的基础,否则“关怀”的境界就变为无本之木,但如果后者的研究没有关怀,则基础再扎实,也没有意义。

    会议主题为“走近经典”,然而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是,许多学者没有“经典”意识,即不知经典的一个关键维度是对人类精神共通性的承载,因而不唯基础的工作没做好,遑论意义的探寻。盛宁发言中提到美国学者艾伦·布鲁姆(非哈罗德·布鲁姆)的书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中译《美国精神的封闭》译林版,《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社科版),其中表达了对美国多元文化的忧虑,一味地强调多元和开放使美国走向了丧失统一性的“封闭”,或曰面对经典的封闭。当年青一代还没有建立人生信念的时候,他们接受到的信息却是解构信念;当他们还没有接触经典的时候,他们接受到的观念却是解构经典。这成了一个全球性的严峻的现实问题,也是今天重提“走近经典”的意义所在。

    因此,我们的教育必须确立一个目标:让学生与经典接轨。那么,什么是经典?这就涉及到研究者与教育者的责任,进而涉及到我们自身生命境界的提升。否则,就算我们整天在接触经典,也无法发现经典的真正品格。

附:我的发言提纲《边缘文化对文学经典化的意义:以圣愚为例》。有关圣愚部分不贴出,只贴出前半部分,尚不成熟,请大家作进一步思考;有兴趣者可将其敷衍成文。

一,所谓经典须契合于我们对文学本质的期待;而文学的本质规定性之一,即是对现实的否定,我称之为“抗拒性”。

二,所谓抗拒,即文学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是对三种主导文化因素的抗拒:

    1,官方文化

    2,经济文化

    3,主流文化(“文化核心要素”的历史化存在,即奠基期的主流意识形态经前二种文化因素的介入而形成,如中国的儒家文化,俄国的东正教文化。)

    前二种文化是天然同谋关系,是对普遍人性的否弃;而第三种文化则是在历史化过程中被前两种文化同化,屏蔽其精神同一性内容,强化其物质封闭性内容,以利于政治的秩序化目标。

三,艺术文化(文学精神)在这一抗拒进程中,与“文化边缘因素”(如中国的老庄文化、俄国的圣愚文化)达成共谋,从而自觉地退守在边缘立场,保持抗拒性对话姿态。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