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希腊能否返回?  

2007-12-01 00:4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上谈起美国的保守派阐释学的代表人物施特劳斯,他有一个口号:返回希腊。为什么要返回希腊?因为西方的现代化进程可能根本上是一个错误。原因在于这个现代化的文明建基于文艺复兴的现代性思想,而这种被认为是“复兴”希腊精神的东西可能根本上就是对希腊思想的歪曲性诠释。因此要想拯救西方文明的堕落,就要返回希腊,重建文化之根。这个思想和前几天我谈到的艾伦·布鲁姆的思想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后者是从否定性角度说明美国精神的无根状态,施特劳斯则是力图重新寻找到这个有据可依的根。

  那么这个文化之根是否可能找到呢?施特劳斯学派的做法是重译经典,提出“像经典作家理解自己那样去理解他”的阐释原则。似乎这样希腊精神就可以重新被发现,重新再现其原始风范。仔细想来,这不过是施特劳斯的一种理想而已,不要说大多数存世的希腊经典已是移译的文本(拉丁文、阿拉伯文等),即使是古希腊原文的存本,你能说你的阐释就是对文本原始意图的正确解读吗?退一步说,即使你能做到准确阐释,希腊思想真的可以具有疗救当代文化痼疾的效用吗?再退一步说,即使希腊思想中真有此种功效,人类能够放弃当代的“文明习性”而情愿去接受这种疗救方案吗?因此,说到底,施特劳斯的理论仍不过是一种立场而已。

    前几天与曾艳兵、周志强二位喝酒时谈起文化疗救问题。周志强是乐观主义者,大概他毕竟还年轻气盛,或天性旷达。我则持彻底的悲观主义立场。在我看来,人类走到今天,整体上陷入了理性主义思维的不可逆状态。它面对人类困境的解救之道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即直接面对物理现象。而可见的人类之痛的首要症状就是物质匮乏感,因此,其解救之道就是不断增加财富总量,不断改进能够弥补这种匮乏感的物质工具。由此而造成结果是物质膨胀,其膨胀速率之大出于人的想象,因为每一种新工具的产生都会附加产生与此物质工具相应的一系列物质条件,而这些物质条件中的每一个条件又相应地需要以它为中心的一系列衍生条件。这犹如“异延”能指链,它的效用除了造成能指符号的无限膨胀之外,别无意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人类对物的需求是没有止境的,它不以所谓“所需”为标准,因此满足它的做工就成为一种类似南辕北辙的行为,即,为满足这种需求的生产规模越大,由这种满足行为刺激起来的衍生需求越多,循环往复,愈演愈烈。最重要的是,正是这种“需求满足”行为导致了人类的根本性问题――隔绝。人类的隔绝程度在物的刺激下愈益严重。因此,最初由解决困境实施的疗救方案最后导致的却是加重病情。

    人类走上的这条路,其实就是一条不归之路。有史以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人类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自身的困境,宗教,革命,在铁的物质定律面前相继失效,因此,我是悲观的。或许,唯有像施特劳斯那样,执着于对经典的信念才是存在的唯一意义,尽管古希腊这个被黑格尔称作人类最美好的“一般世界状况”已经一去不复返。

————

附读黑格尔的一段笔记:

    既有一般环境,也有具体环境(“情境”),即“一般的世界情况”的具体化,是“个别”(这一个)得以产生的具体环境。可以说,一般情况决定着艺术美的显现。

    理想的世界情况是:社会的普遍理想得到尊重,个人为整个社会负责;同时,个人具有完全的独立自足性,一切行为都出于自由意志,而不是外来的命令强迫。在这样的环境里,个性和普遍性达到统一,普遍性经过个性得以实现,个性也借助普遍性而获得意义。既有社会共同理想,也有个人的充分自由。理想的时代是古希腊的“英雄时代”。在那时,普遍的理想最易于通过个人的行为实现出来,一般的理念也最易显现为个别的感性形象。但原始社会的“牧歌式情况”也不行,“因为它没有英雄性格所有的那些重大的动机,例如祖国,道德,家庭等等,以及这些动机的发展。它的内容中心往往仅限于一只羊的丧失或一个姑娘的恋爱之类。”(美学1:237),人还没有高尚的精神需求;现代社会的“散文气味的现代情况”则更糟,由于分工而使人成为“自私的机器”,即秩序化了,人失去自由,他人引导,如战争,将军只知执行命令,而不问缘由;失去伟大理想;劳动成为异化的劳动,劳动者不能享受劳动成果,富人不劳动而拥有成果,因此也享受不到创造的快乐。因此,“艺术对于我们现代人已是过去的事了。”(美学1:12

    (马克思在《剩余价值学说》中说:“资本主义生产对于某些精神生产部门是敌对的,例如,对于艺术和诗歌就是如此。”)

————

读席勒笔记:

    《审美书简》第六封信:“希腊人的本性把艺术的一切魅力和智慧的全部尊严结合在一起,不像我们的本性成了文化的牺牲品。希腊人不仅以我们时代所没有的那种单纯质朴使我们感到羞愧,而且在由此可以使(49页)我们对习俗的违反自然(本性)而感到慰藉的那些优点方面也是我们的对手和楷模。他们既有丰满的形式,又有丰富的内容;既能从事哲学思考,又能创作艺术;既温柔又充满力量。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想像的青年性和更改的成年性结合成的一种完美的人性。”(席勒《审美书简》,徐恒醇译,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4年,第4849页。)

    49页:希腊时期,“尽管理性高扬,它总是亲切地使物质的东西紧跟在它的后面,尽管理性划分得如此精细,但决不会残缺不全。理性虽然把人分解开来,并把它分别在众神的身上加以扩大,但并没有因此把人性撕成碎片,而是以不同方式把它组合起来,使每一个神的身上都表现出完整的人性。在我们现代人这里情况是多么不同!在我们这里类的图像在个体中被分别扩大了——但却成了碎片,而不是构成不同的组合,以致我们要看到类的完整性,就必须对个体作逐个盘查。在我们这里,人们总是试图相信,各种精神能力是分别地表现在经验中的,如同心理学把它们分解成概念,我们看到的不是单个的个体,而是由发展了他们某一部分天赋的人所组成的阶级。而其余的人就像畸形的植物,只表现出它的本性的微弱的痕迹。”

    50页:“为什么单个的希腊人可以成为他的时代的代表,而单个的现代人却不敢呢?因为希腊人所获得的形式是来自把一切联合起来的本性,而现代人所获得的形式是来自把一切分离开来的知性。

    “正是教养本身给现代人性造成了这种创伤。(《审美教育书简》,冯至、范大灿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46页:“给近代人造成这种创伤的正是文明本身。”王志耕注:俄译参照:Сама культура нанесла новому человечеству эту рану.看来原文用的是文化一词。)只要一方面积累起来的经验和更明晰的思维使科学更明确的划分成为必然,另一方面国家的越来越复杂的机构使等级和职业更严格的区别成为必然,那么人的本性的内在纽带也就断裂了,致命的冲突使人性的和谐力量分裂开来。”

    5051页:“在希腊城邦中,(51页)每个人都享受着一种独立的生活,到了必要时可以变为一个整体。希腊城邦的这种水螅式的本性现在却变为一种精巧的钟表机构,其中由无限众多的但却无生命的部分组成一种机械生活的整体。现在,国家与教会、法律与习俗都分裂开来,享受与劳动脱节、手段与目的脱节、努力和报酬脱节。永远束缚在整体中一个孤零零的断片上,人也就把自己变成一个断片了。”

    (当时用了徐译《审美书简》,但看来还是冯至译本好。建议读北京大学出版社或上海人民出版社之冯至、范大灿译本《审美教育书简》。)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