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没读《色,戒》的感想  

2007-12-16 19:1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读过小说,也没看过电影,但大家都在说,那么我也说几句吧。
  社科院外文所的陆建德先生来讲座,他认为这个作品越过了一个底线――国家利益。尤其是李安的电影,用了丰富的手法来描写易先生,而刻意将老吴描写为平面化的人物,固然强调了人性的意义,但却有意无意地站在了汉奸的立场上。我赞同陆的观点。
  当今人类的最高伦理标准是国家利益,尽管它是许多伟大思想家力图破除的“邪恶”,但英雄从来都是以是否为国家利益牺牲来衡量的。因此,文学作品展开人与历史对话的形态有两种,即它取决于这个历史事件的性质如何,一种历史事件是卫国战争,一种则是国内战争。从永恒意义的角度看,人永远是超越于任何历史事件之上的,但在具体的当下语境中,个人的意义仍不能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因此,在人与历史事件的对话中,卫国战争的意义超越于人性的意义之上,或者说,这就是一个底线。人性是永恒的,但人性仍体现于具体的事件,在国家利益受到威胁的境况下,对个体生命的选择就是恶,对国家利益的选择就是善。在人类目前的低级阶段,这一底线是必须坚守的。
  在谈这个问题时,我自然会想到苏联时期的两部史诗性作品《静静的顿河》和《日瓦戈医生》,人与历史的对话成为它们成功的极重要的因素。但我们必须注意到,它们都是以国内战争为背景的,对立的双方都声称是为“人民”的利益而战,这就使这种战争带有了历史的局限性,双方的选择都无从得到绝大多数的肯定。因此,在这种历史事件中对人的损害无疑就成为一种恶。双方所设定的伟大目标成为一种虚幻的存在,而对个人利益的损害则成为具有本体意味的存在。也因此,拉甫列尼约夫的《第四十一个》被历史淹没了,它写了一个女红军战士与一个白军军官的恋情,最后女红军战士还是为了立场的选择而杀死了白军军官。这种选择不仅损害了一种伟大的情感,同时也损害了双方共同维护的国家利益。所以,在不确定性历史事件的背景下,人的意义无疑是首要的。
  但是,在关乎国家利益的历史事件中,个体利益必须退让。所以我们在俄国文学中绝不会看到在卫国战争背景下人对个体利益的选择。无论是《战争与和平》,还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不错,战争带来了对个体生命的戕害,但每一个个体都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走向牺牲,即使是被托尔斯泰否定的库拉金家族的阿那托尔也在与法国入侵者的敌对中为了祖国的利益浴血奋战。《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五个女战士的牺牲被渲染得格外惨烈,但在这种惨烈中却体现着超越俗常的悲壮,因为她们只有选择死亡才能拯救自己的祖国!
  我宁可相信张爱玲是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这样的故事,而不是有意为之地宣扬“汉奸文学”,我也相信她是一个伟大的描写高手。但她对卫国战争这样伟大历史事件的漠视仍然是我不齿的。这也使她的作品必然缺少一种历史的深度与正义的关怀,这也使她永远不能与鲁迅这样的作家相提并论。她应当被历史遗忘。然而,近些年来她却被反复追捧,李安的行为将其推向一个新的热潮。许多人认为这是文化多元或对个性关注的当下语境所决定的,但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保持足够的警惕,当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种与国家利益密切相关的伦理准则的时候,谈超越的人性是否太奢侈了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