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有感于南开大学校园里的汽车笛声  

2007-06-09 00:5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干年前刚来南开大学时就发现校园里的汽车毫无顾忌地随时鸣笛,即使上课时间也不例外。此前我也到过许多大学,包括国内国外的,从未在校园里听到过汽车的喇叭声,因此感到有些奇怪。现在虽已见惯不奇了,但仍然觉得是个问题。

      有一次骑自行车去上课,路较狭窄,就听到身后汽车喇叭叫。就像侯宝林相声《夜行记》里说的,你喇叭越叫我越不躲。但还是汽车厉害,你不躲,我就不停地摁喇叭,最后我只好让步。等轿车过去,见驾驶位上是一位女士,还朝我瞥了一眼。让步是让了,心里却不平,到了教室不免对学生发牢骚。本想跟校长讲一讲,无奈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跟校长谈话的机会。学校是个学习和研究的场所,本应保持24小时绝对安静,尽可能减少噪音。如果从建设校园文化氛围的角度来讲,甚至就不应该允许汽车在校园里随意穿行,尽管这一点无法做到。(顺便说一句,学校还有在课间通过遍布全校的大喇叭开广播的惯例,这是对那些在校园里从事连续性研究的人的一种来自官方的极不尊重的行为。每当听到这种声音我都想到我当年做知青时在生产队的情形。)

       汽车的笛声看上去是“工业文明”的一种标志,但它体现的却是农业社会的特点。农业社会的一个特点是以实物的多少来决定交往的关系,因为实物是可见的,拥有实物较多者将在交往对话中主导价值取向。所以地主家的大骡子大马从来都是耀武扬威的,佃户家的小毛驴只有灰溜溜地靠边走。尽管驾驭这些牲畜的都是人,但这已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对话,而是大骡马与小毛驴的比拼。也就是说,在校园里,那骑在自行车上的我和坐在轿车里的女士已不是人与人,或男与女的对话,而就是那个绿色的韩国现代和黑色的天津飞鸽之间的较量。(这或许也是后现代社会的一种现象,人消失了,只有作为能指的物存在。)农业社会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物尽其用,即所有产品都应以发挥其最大限度功能为目的。因此,汽车装了喇叭,就应尽量使用。而现代社会尽管物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但有许多东西却并不是为了使用而设的,甚至为了实用而设的东西也不以使用的频率来判断其价值。比如阿尔都塞所说的支配型国家机器(军队、法庭等),比如街上每个店前斜伸出的插旗子用的支架,比如南开大学新开湖里藏着的喷泉。当然也包括汽车的喇叭。

       其实,现代社会最可怕的是在无形的空气中所弥漫的权力(这不仅仅指阿尔都塞所说的另一个概念“意识形态国家机器”)。这种权力并不像汽车喇叭那样会发出刺耳的叫声,但却更具支配力,因为你在无意识中已经屈服于它。这就像当你走进一所校园,听不到任何世俗的聒噪,见到的只是人们严肃而冷漠的匆忙,你不由地就连自行车闸也不敢捏了。与其这样,说真的,我还宁可听那肆无忌惮的笛声和喇叭声。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