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灾难与文学  

2008-05-20 22:2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守新发了一个短信来,大意是:灾难会增强人民的凝聚力,甚至会改变未来几年的文学形态,在灾难面前,文学应有所担当,它应抚慰伤痛,抗衡苦难,重树精神高标;灾难之后不仅要重建物质的家,还包括灵魂的家,后者是金钱无法做到的,而文学能做到。

我很欣赏这种思考方式,文学工作者应当有使命感,尽管我们自己也需要拯救。这也引起我对灾难与文学关系的一些想法。

首要的问题就是,面对灾难,文学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人的日常生活是一种幻象,在这个幻象中,我们搁置了生命的虚无性,以有意义的方式存在着。而突如其来的灾难会揭破这个幻象,使人丧失在日常幻象中建立的意义感,因此会迫使人重新来思考生存意义的问题。思考的方式有二,一是物质的,二是文学的。前者的方式是消极的应对,后者的方式是积极的重建。作家关仁山是唐山大地震的亲历者,他说震后他所在镇子的猪肉变得供不应求,而这在震前是从没有的事。这就是物质思考应对的结果,之所以说它是消极的,是因为人本应是通过节制本能欲望来实现人性价值的,而灾难与死亡消解了人的这种信念。如果沿着这种思考方式走下去,人类会迅速毁灭,当然实际情形是,随着灾难记忆的逐渐淡去,人类会重建日常幻象。而在这一过程中,就寄寓着文学的使命和意义。即,文学的思考方式是在灾难的极限性中发现短促生命的永恒意义,揭示在极限处境下人的精神可能抵达的境界,以说明生存的意义不仅在于日常幻象――食色的经营,更在于对精神力量――爱与意志――的追求。而后者,才是真正标示人类存在价值的生命之旗。

所有文学工作者都应当有这样的意识,才能使我们的文学在灾难面前提升自己的关怀品格,推进它对生命意义的发掘。1348年在欧洲爆发鼠疫,有两千多万人死于是疫,佛罗伦萨城则损失过半,翌年,博伽丘开始写作他的《十日谈》,借助于人文主义思潮,集中思考了人的世俗生活的意义问题,从而推动了文艺复兴思想的传播与深入。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几乎尽城而殁,此后,伏尔泰开始写作他最著名的哲理小说《老实人》,针对莱布尼茨的“神正论”,提出他对神学目的论的质疑。我们看,这两部作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首先将人拉回到现实幻象中来,即肯定世俗生活的意义,其次是渲染人与人之间的普遍温情,告诉苦难中的人们如何在平凡的爱中重构幸福。因此,灾难对文学的影响不在于它为文学创作提供的素材(如关仁山写了《唐山绝恋》,但那显然不是他最好的作品),而在于它所开拓出的生命深度,而这一点,必须要依赖于文学工作者自身的生命感悟与使命意识。而我们的文学工作者能否建立这样的自觉,在我看来还是一个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崇拜平庸的时代,知识分子的使命感早已被视为堂吉诃德式的可笑,英国人斯特凡·柯兰尼说,“也许到了有人写一篇《知识分子也是凡人》的文章的时候了。”这一情形在中国也不例外,而眼前的灾难能否重新激励起我们对崇高的崇拜,尚须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