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国”不是“家”  

2009-10-05 13:4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真是很奇妙的东西,“国家”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国”的能指符号。说起来这还是文化的结果,在中国的语境中,国就是家,家长当然是帝王,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者也。所有的臣民自然就是这个大家庭中的成员,他负有为家庭工作的义务,而衣食住行、自身安危则均系于家长的安排。经历了五四启蒙、新中国60年洗礼,这种家国的观念依然如是。

其实这种观念是十分有害的。在这种观念下,人丧失了自主意识,它要么成为家奴,要么成为逆子。因为这种观念禁锢了人的自主思维,他既无尊严,亦无自由。所谓人民至上便成了永远的谎言。所以,我们必须明确,国不是家。

首先,国是一种空间治理方式,而家基本上是时间治理方式。即,家的治理是面对面的,每一个个体的生存现状都在家长的第一视野之内,因此,家始终是一个理想的聚合体,它是任何一种空间组织所无法替代的。但国的治理却是在一个虚拟空间中完成的,家长的第一视野不起作用,所谓微服私访只是神话,起作用的是他的第二视野,即控制视野,而非关怀视野。如果一个家庭里有一个成员患病,则家长将以全副力量予以救治,甚至可以忽略其他人的暂时利益。但国不同,即使有成员患病、甚至死亡,它也要以控制视野内的利益为重。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国里仍有许多人饿肚子,但“家长”仍然要花费巨资来为这个“大家庭”的成立纪念日举行隆重庆典的原因。它可以任凭那些饿肚子的人哭泣于江湖之远而坦然享受万众瞻礼于庙堂之高。

其次,家是天然的秩序,而国是人为的体系。在天然秩序中,权力不是赋予的,所以家长不必担心自己的地位被僭越,而可以将全副精力用于家庭每个成员的利益建构。在国的人为体系中,权力是被赋予的,不管赋予者是谁,这种权力时刻都在威胁之中,而政治欲望是人的征服本能的体现,所以,每个权力拥有者首先要考虑的不是下属成员的利益,而是个人权力地位的稳定。并且,他可以借助于控制机器将这种考虑叙述为与每个成员的利益相关的话语,从而使你相信,你需要依赖于这种“考虑”来获得自己的荣誉感,甚至更大利益。

因此,要记住:家是一个实体,而国是一个虚拟空间,它为控制而建立,当你有伤痛的时候你只能自我疗治,而不能期望它会给你关怀,但当你有过失的时候,你不能期望它会打你一笤帚而痛在心上,必要的时候它会让你消失。更重要的是,要记住:国不是政府,我们应当忠于我们的群体,这既是自保的必要,也是道德的必要;但它不意味着你必须听命于管辖你的政权,你必须对它保持足够的警惕,使它不至于权力失控。从理论上讲,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与国的力量抗拮,但政权却可以靠人民的监督加以制衡。在一个天天讲人民至上而个体权利得不到充分尊重的国的空间里,这种警惕性是极为必要的。

————

    席勒《审美教育书简》,冯至、范大灿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49页:“国家惟恐失掉它独占它仆人的权利,因而它就轻率地作出决定(而且谁能说它做得不对呢?),宁肯同库特瑞亚爱神也不愿同乌拉尼亚爱神共有它的仆人。(第56页译者注:库特瑞亚爱神代表感官的爱,乌拉尼亚爱神代表精神的爱。这个比喻的意思是:国家因为害怕它的仆人即公民脱离它的强制,因而宁肯让它的仆人沉醉于感官的享乐,也不允许他们在职务之外还有别的精神追求。)

“因此,为了整体的抽象能苟延残喘,个别的、具体的生活逐渐被消灭。对公民来说,国家永远是异己的,因为他在任何地方都感觉不到它。治人者由于不得不通过划分等级来简化他的公民们的多样性,由于不得不通过第二手的代表机构同人打交道,因而他就把人同纯属知性的伪作混为一谈,最后在他眼中完全失去了人;治于人者也只是以一种冷漠的态度接受法则,因为这些法则同他们并没有多大关系。最后,积极的社会交往也对维持一种很少受到国家扶助的联系感到厌倦(就像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命运早已表明的那样),它裂解成为一种道德的自然状态,在那里公共权力只不过是一个派别,需要它的憎恨它,回避它,只有不需要它的人才尊重它。(最后一句,徐恒醇译《审美书简》,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4年,第52页为:“在这里公开的权力只是一个多数的政党,它受到使人性成为必要的那些人的憎恨和回避,而只受到缺少人性的人的尊重。”——参读俄译本,徐译为错译。)”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