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答《半岛都市报》关于翻译问题  

2010-11-10 15:5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半岛都市报》关于翻译问题

    

    问:王老师您好!今年鲁迅文学奖的翻译奖项空缺,引发了公众对国内文学翻译现状的关注,本报就此策划了几篇稿子,也想请你就此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很多人认为随着近年来老一辈翻译家的去世,中国的文学翻译处在“一代不如一代”的局面中,文学翻译的质量大为下降,就您所熟悉的俄国文学领域,您感觉现状是怎样的?

    答:不仅俄国文学翻译的情况,如你所说,中国的整个翻译出版情况都难以令人满意。这是个没有翻译精品的时代,近来我读的翻译著作可以说质量都比较差。首先是“信”,理解粗糙,有的甚至离题万里;其次是“达”,信做不到,达也就无从谈起;而“雅”可能是更令人担忧的问题,年轻一代的中文水平普遍较低,就是明白了原文的意思,也无法准确地表达为中文。

 

    问:比如从事文学翻译的后备人才是否充足,他们的水平如何,与老一辈的翻译家相比,有什么新的特点等。按说目前的外语人才在数量上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大的增长,为何翻译作品的质量却越来越受到质疑,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答:目前从事翻译的后备人员是非常充足,因为懂外文的人越来越多,因此胆大的翻译者就越来越多;但翻译的后备“人才”却十分缺少。如果说他们与老一辈翻译家相比有什么新的特点,那就是“胆大”,对原文不求甚解,中文表达佶屈聱牙。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三:

一,翻译目的不同:老一辈翻译家其实都是把翻译工作当成一种事业来做,比如杨宪益、余振、草婴等,而智量译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是穷一生之功;而现在的翻译都是订单式操作,临时项目临时译者,甚至一部作品数人分工,完全变成了一种简单的生产模式。

二,翻译态度不同:老一辈翻译家因为是把翻译作为事业来看,因此精雕细琢,务求尽善尽美;而现在的译者们都是把翻译当作一种赢利手段,因此,要算计单位时间内译出的字数、稿酬,至于是否对读者负责(实际上也是对自己的声誉负责)就成为次要的东西。

三,中文水平下降:老一辈翻译家都是有中文“童子功”的,所以,译文不仅是顺畅的问题,而是真正做到“雅”,甚至是与原文风格贴近。比如余振先生译俄国诗,都是“豆腐块”式的标准,每行诗都切得十分整齐,但你读起来却如行云流水,没有滞碍,这跟他深厚的国学功底分不开;人们不知道,他还是研究中国古代《棋经》的专家。而今天的年轻人在学校接受的都是填鸦式的教育,无法形成对文学的热爱,当然也就没有文学语言的感悟能力,即使他的外语学得再好,不能表达为好的中文,这也算不得好的翻译。

 

    问:您认为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文学翻译人才,必须具备哪些条件?

    答:因此,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译者,当然首先是要通外文,这一点在今天虽然不是大的问题,但也是需要引起重视的问题,“通”是要读通透,而读不通透就望文生义的情况并不少见;其次要懂文化,尤其是母本所在地的文化,只懂语言远远不够,因为文学翻译不仅是词义的转译,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播,所以要得原文精髓,须得懂文化。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群魔》里有一个词(божество“神性”)表示人所具有的神的一种属性,这个东西是指人的“爱”的属性,但这个词在人民出版社的译本里被译为“神威”,从字面上看是对的,但意思却错了,这就是不懂文化的缘故。这种例子甚至在一些著名翻译家那里也会出现。这就说明,其实一个好的翻译工作,应当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之上。

    当然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提高译者的中文表达能力。我让我的博士生去背诵中国的古文,以提高他们表述语言的节奏感,这也是一种无奈,到念博士了再学最基本的中文表达,已经成形了的蹩脚中文就很难再调整过来了。连我们的中文专业的博士们的中文水平都这样,可想而知,那些更多是外语专业出身的翻译者们的中文会是什么样。因此,你要我在这一代人之中找一个合格的翻译家,真有点为难我。

 

    问:近年来引进书的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在俄国文学图书方面是什么样的情况?近年来有比较好的俄国图书被引进到中国、并且在翻译上也非常成功的例子吗?

    答:俄国文学的引进仍然存在着一个惯性,这和国内从事俄文翻译的人比较多也有关系,但是,让我感到非常满意的文学作品译本没有。学术书籍倒有几本是好的,比如白春仁译的巴赫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虽然也有个别地方不准确,但基本上没有错误,也较顺畅典雅。另外中华书局“外国民俗文化研究名著译丛”里贾放译的普罗普的《故事形态学》、《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也是不错的经典名著,在国内影响很好。

 

    问:请您向读者推荐几家出版引进图书在质量上比较有保证的出版社;同时请您向读者推荐一下,如果要读俄国文学名著,可以选哪些翻译家的版本,老一辈的翻译家中比较突出的有谁、翻译了什么作品?目前的翻译家中又有哪些人是在俄国文学的翻译方面做的比较出色的?

    答:尽管人民出版社的译本也不是尽善尽美,但总体质量高于其他出版社,尤其是他们近来推出的“名著名译”系列,总体上是值得信赖的。此外,上海译文出版社也是有优良传统的。在俄国文学名著翻译上,草婴、耿济之、臧仲伦是我欣赏的小说翻译家,余振、查良铮、智量是我欣赏的诗歌翻译家。因为大量的经典著作已经被他们都译了过来,后来年轻一代的重译或其他名著的初译,质量都一般。况且由于高校学术评估机制的变化(翻译一般不算研究成果),所以,也没有人专门从事文学翻译,每个研究者都译过一些,但都当不起“翻译家”的称号了。

 

    问:如果您对其他语种的情况也有所了解,请推荐一个其他各语种中您比较欣赏的翻译家及其作品。

    答:罗念生的《伊利亚特》,杨绛的《堂吉诃德》,朱维之的《失乐园》,李健吾的《包法利夫人》、钱春绮的《恶之花》,裘小龙的《四个四重奏》。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