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35年再回首——写在任丘一中60年校庆  

2010-08-03 17:3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之间离开母校“五七中学”已近35年了,离校的情景恍如昨日。

    记得离校前的最后一次班级集合是在1976年1月8日,这一天有两件事给我印象深刻:一是周恩来去世,我到校前从广播中得知了这一消息,到教室后即写在黑板上:“周总理去世了!”同学们还都不相信,班主任边树华老师进来还问我:“是真的吗?”我直到现在仍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觉得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应当悲痛欲绝,但我稍感诧异的是,大家并没有过激的反应。我们很平静地完成了第二件令我至今不能忘怀的事——发新课本。就这样,我们抱着一摞崭新的高中二年级课本,离开了陪伴我度过两年宝贵青春的“五七中学”。

    离开母校,走入社会,县城的同学一律下乡,分别到任丘的三个知青点:五官淀农场、清河口村和诗坞基村。我到了诗坞基。离开县城前,我们举行了县城青年上山下乡誓师大会,我代表全体知青当着公众的面撒下了一个至今我仍不能原谅自己的谎言:扎根农村60年!但这个谎言在那个时代却是我们给自己设定的一个道德律令,这个道德律令带给我的人生两个重要后果:一个是始终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个是再也没有机会拿到重点高校的第一学历。如果说前者跟这个道德律令相关是有点牵强,但也不无关系。因为既然要扎根农村,当然要加入执政党,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件与生命价值的实现直接相关的事件;然而这个要求提出得过早,被否决了;这给我造成了一种心理偏执,此后也就永久地熄灭了这种愿望。而另一个后果让我多少有些追悔莫及。因为要扎根农村,自然不能为了参加高考而耽误农活,所以,当1977年恢复高考时,我直到12月6日才回到家中开始备考,而考试的时间是12月15日,8天的时间,背诵了一遍历史地理,而那两册崭新的数学课本则只能草草一看,大多不懂,问过高海山老师一些内容,但已来不及消化,等于基本放弃。这样,我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我不能走进理想中的南开大学,而只能手持河北师大的录取通知书前去报到。

    上了大学,我开始反省自己的文革思维,将人生定位于通过知识的获取实现自我价值。在我为高考失利而苦闷时,“五七中学”的丁元老师给我写过一封满满三页的信,其中一句话是:“你没有进南开读书,但将来可以到南开教书。”于是,开始发奋读书,自学俄语,并于1985年考入华东师大师从俄国文学专家及翻译家王智量先生攻读硕士学位。从乡土气浓重的石家庄来到十里洋场的大上海,我不仅经历了生活方式的“震惊”,更重要的是,我经历了精神上的再塑。整个学习期间正处于思想解放时期,经过主体的再塑,我才明白一个在今天看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人可以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从此之后,我不再轻易地允诺,绝不会再给自己设一个天方夜谭式的“道德律令”了,但我有了一个更为简单实际的目标,做一个合格外国文学教师和一个俄国文学研究者,在此基础之上,成为一个“知识分子”。那个时候,我将近30岁。

    然而,设定了目标还远不意味着抵达。回想起来,由于文革影响,我比现在的年轻研究者晚熟得多,当我28岁发表第一篇正式学术论文的时候,其实还并不明白应当怎样做一个真正的研究工作,尽管那时我已完成了国内第一个综合的“果戈理与中国”的课题研究。直到1991年,当我重新回到石家庄,进入河北师范学院工作的时候,获得了赴俄国公派访学的机会,我才将自己的方向定位于“俄国宗教文化与文学”的研究。然而待我回国后却迎来了一个半行政的职位——中文系教学科研副主任。在这个任上我敷衍了4年的时间,其间只做了些研究准备工作,阅读带回国的俄语文献,包括翻译普希金和托尔斯泰的著作。此后,为了能全副身心投入研究,我进入北师大文艺学专业师从俄国文论专家程正民先生读博士,在那期间,我完成了迄今为止我做过的最重要的研究工作——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宗教诗学研究。由此接近了我成为一个合格研究者的目标。至于是否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教师,则只有以后由我的学生来评判。

    2001年,我应聘来到南开大学,20年前丁元老师的预言得到应验——我到了他的母校任教。然而,这更多地是机缘巧合。并且在我已过不惑之年的时候,我对人生的意义有了新的理解:如果你从事的是一件能自食其力的工作,你就是一个成功者;如果你的工作对他人和社会是有意义的,那么你的人生就是有意义的,并且这个意义的尺度并不以任何世俗条件——金钱、官阶、地位等——为标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刻,我想我已开始接近自己设计的成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目标,至于真正达到这个目标,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