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答河北青年报张翠平  

2012-06-20 16:2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河北青年报张翠平

 

张:王教授,最近有几件事,您肯定也听说了。

一个是宣武门老外强奸中国女孩,一个是列车上的“不雅大提琴”被解雇。这两件事让国人探讨我们是否给了外国人超国民待遇的话题。

还有一个,影响不大,是我偶然间看到的。因为黄岩岛事件,中菲关系比较紧张,我看到有作家做电视节目说,要辞退所有菲佣,免得她们哪天给投点毒什么的。这让我有点震惊。从超国民一下子到全面排斥了。

这两天因为孔子学院的风波,薛涌教授在微博上跟人争论,是被大清统治好还是被大英殖民好。

然后我就困惑了,到底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外国人,进而怎样对待域外文明?

文化之间一定是有差异,甚至有争议的,您研究比较文学一定深有感触。但是有没有一种可能,做一个“世界人”?

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心态、知识或者其他,才能做一个“世界人”?

 

 

王:关于国人心态:首先一点应当承认,总地来说,中国人对外国人有很好的宽容心态。但在遇到特定事件时,这种心态的两面性就凸显出来,一是过度宽容,甚至曲意逢迎,也就是所谓“超国民待遇”,一是过度排斥,甚至连事件相关国家的进口商品也要抵制;前者体现的是一种弱国心态,这容易理解,实际上后者的体现仍是弱国心态。所以,我认为中国人在面对外国人的时候有一种心理“情结”,或者干脆就叫“心理障碍”更容易理解。美国人詹姆逊说第三世界国家的文学都是“民族寓言”,也就是说,所有被描述的个体事件,都是民族命运的隐喻。这种原因是一个民族长期被殖民、受侵略有关,这种长期的弱势地位,会给民族带来一种长久的记忆效应,即对“殖民者”既惧怕又憎恨。坦率地说,尽管我们已经摆脱“殖民”状态60多年了,但这种记忆仍然深深地印在国民的灵魂之中,一遇到特定的条件就会浮现出来。比如在今天,虽然我们的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这本来是好事,但经济的发展会带来日益高涨的精神诉求,比如民众对精神自由、平等权利、个人尊严的需要等,而如果这些诉求得不到回应,就会显现出整体民族精神文化的落后。其结果就是使国人在外国的精神文化面前感到抬不起头来,因此,就重新陷入“弱国”心态之中。

    西方“列强”自近代以来扮演的都是殖民者的角色,其国民当然是强者心态,这也造成了他们对东方人的心理优势。但在我看来,因为他们在人文主义文化中的历史浸润,尤其是后现代以来解构主义思想的盛行,西方中心的意识被普遍视为负面的东西,因此,一般而言,他们并不对东方文化持歧视态度。我们会看到既有中国人在国外被歧视的报道,也有被“优待”的报道,这都说明,他们看待外国人都是首先把对方视为一个“人”来看,你表现得像一个文明人,便会被“优待”,你表现得像一个“野蛮人”,当然会被歧视。

    因此,要解决这种畸形国民心态,就要培养国民的强者心态。当然,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如果政府在外交、执政方略上还存有这种弱国心态,则不能期望一国国民会培养成强国心态;如果我们的精神文化建设不能与经济发展同步,也无法造就人民的强者心态。

    因此,从根本上来说,这不是我们想怎样做一个“世界公民”的问题,而是怎样改造和建设我们自己的精神文化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