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耕备忘录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383144591

 
 
 

日志

 
 

范煜辉《意识形态幻象的批判与超越:二战后美国另种戏剧研究》序  

2012-07-23 13:5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煜辉的博士论文自答辩后又历经几年的打磨,即将出版,我为他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高兴。

    自豪的是,煜辉完成了一个在我看来十分重要的研究工作。

    美国的当代戏剧研究在国内学界是个相对较薄弱的领域,这和中国当代戏剧(话剧、歌剧)艺术的萧条境况有直接关系,本土的戏剧创作萧条,翻译引进的戏剧表演行为也凤毛麟角,相应的研究没有市场也就不足为奇。基于此,国外戏剧的译介相对于小说、甚至诗歌的译介,简直微不足道。这也造成国外戏剧研究准入门槛的提高,许多刚进入外国文学研究领域的年轻人先行放弃了戏剧研究。在这样的背景下,煜辉对研究方向的确定已经显示了他令人赞赏的学术勇气。那么,对美国的当代戏剧要研究些什么?从一般受众角度看,美国的百老汇戏剧首当其冲,它占据了美国当代戏剧生活的重要位置,它以其花样翻新的形式变化、狂欢奇诡的动情诉求,占领了戏剧艺术的主要市场份额。但是,我们知道,所有文学艺术,都是意识形态的布道形式,其市场份额越大,意识形态渗透愈甚。在某种意义上这和电视广告的市场价值类似,越是黄金时段的节目,其插播广告的费用越昂贵,当然,这个时段广告所推销的产品附加值也越高;相应地,大众在这种广告诱导下购买其产品所支出的费用越高,然而他们却仍乐此不疲。——意识形态的功能大率如此,往往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鉴于这个道理,大众商业剧无疑会占据主导地位。面对这样的局面,戏剧研究者的责任是揭开这种商业剧与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操作的合谋内幕。然而,大众文化批评家们的声音在一个众声喧哗的文化语境中可引发的回应太微弱了。因此,在一种良性艺术生态结构中,一种力图制约这种“商业+意识形态”暴力的艺术形式在百老汇之外的地方产生了,这就是煜辉的研究所着力的对象——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戏剧等“另种”戏剧(alternative drama)。这些另种戏剧最核心的功能,就是揭破由百老汇戏剧为代表的商业剧所营构与传播的“主流“意识形态”幻象。所以称之为“幻象”,是因为所有意识形态,尤其是占有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往往是特定利益集团为了牟取利益而营造出来的、包装有普适形象的话语倾向。正如煜辉论文中所归纳的,既有代表所谓文明生存的理性主义幻象,也有隐含着道德歧视与精神控制的政治乌托邦,如果单纯来看这些意识形态幻象,我们并不一定能发现其问题所在,但当人们站在一种边缘境况之下,比如远离百老汇的破旧小剧院、废弃的地下室、酒吧、阁楼等场所,就会发现,这种貌似现代文明的东西,其实是对底层群体真正精神自由的限制与戕害。因此,只有让这些“另种”戏剧进入公众视野,其解构功能才可真正成为建构一种新文化的重要因素。——这也正是煜辉的论文所预设并且在我看来已经达到的目的。

    当我循着煜辉的思路去思考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高度商业化的美国社会中还会存在相当数量的“另种”戏剧?这涉及到我们研究外国文学的最终目的的问题。我们不仅是通过这种研究来认识文学在不同文化语境中的表现形态,理解异域的社会整体状况和人的生存方式,同时也是通过这种研究来思考一种不同的艺术类型是如何形成、如何存在、其文化意义究竟如何。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的后现代大众文化已经变成市场经济的傀儡,似乎这也就是一种普世潮流,甚至影响到中国的文化建设,“文化产业”在今天成了一个十分时髦的词语。我原来一直不明白,政府不遗余力地主张所谓“文化产业”,但如果将“文化”作为“产业”来经营,还怎么能让它保持“和谐”的基调呢?当然,现在我明白了,只有把“文化”作为“产业”来经营,才能够让它按照经营者的意图来发挥意识形态功能。因此,你能想像得到,这种文化产业投入绝对不会去支持类似“另种”戏剧的创造,甚至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另种”戏剧,它也一定是短命的。所以,我想,在一种文化结构中,也许只有始终存在着“另种”艺术,这种文化才是良性的,才说明这个文化中存在着一种代表人类精神之维的东西,才说明这种文化尽管充斥着种种意识形态幻象,但因为同时存在着揭破这种幻象的因素,这样的文化才是自由的文化、道德的文化、符合人类普遍利益的文化。

    看到煜辉这些年取得的进步,我心里充满着一种被感动的高兴。

    煜辉入学之前,我从没有招收过没有工作经历的博士研究生,他也是我迄今为止招收的惟一一个应届硕士毕业生,坦率地说,那时我并不看好他未来的学业。但很快我的想法就被打破了,他以自己的勤奋、执着告诉我,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首先,他迅速领会了博士学位论文的选题原则,将选题从“疯癫与西方文学”缩小到“疯癫与美国文学”,再缩小到“疯癫与美国戏剧”,再缩小到“疯癫与二战后另种戏剧”,并最终将“疯癫”视角定位于对主流意识形态幻象的超越,这个过程几乎是在不到一个学期之内完成的。找到一个好的选题对于博士论文来说意味着成功了一半。然而,这并不是说好的选题是容易做的,对于煜辉来说,这个选题的难度超乎想像,因为他所面对的材料都是英文的。我曾说,在我们专业,一个好的研究项目,如果不读几十、上百本外文书,那这个项目一定是失败的。从此,煜辉开始了他的繁重的文献阅读之旅,他的英文基础并不突出,开始的阅读当然吃力,但没过多久,他对我说:只要几本书读下来,就发现阅读速度越来越快,理解能力迅速提高,我觉得快跟读中文书没太大差别了。其实,许多研究者都会遇到外文文献的阅读瓶颈,而大量的研究者就被这个瓶颈卡死了,一旦阅读不畅便心生畏惧,从此放弃;在比较文学专业,现在仍有一些成名的学者是仅靠中文文献来做研究的,这其实就是在研究初期没有突破那个“瓶颈”的缘故。我们看,现在煜辉的论文的外文参考文献已逾二百种!可以想像,他是以怎样的毅力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完成这样的复杂的研究工作的。就我所知的在他就读的三年期间,他是没有任何业余生活的,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后来我告诉他,必须注意身体,否则拼到最后要出问题,这样,他才开始每天去跑一跑步,仅此而已。我想,现在的年轻人大概很难想像,一个25、6岁的小伙子在这期间一直过着苦行僧式的日子。尽管我从内心不愿看到我的学生为了学业而舍弃生活舒适的一面,但想一想,人的一生也总得有那么一段时间要付出超于常人的努力,才会在某一个领域做出些成就。我高兴的是,煜辉健康地、完好无损地走进了毕业典礼大厅。在30岁之前,他把自己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给了这本厚重的论文,我想,当今天他已经荣升“父亲”的时候,会以与我同样的高兴心情,把这本书献给他的另一个自豪——女儿。

 

                                          王志耕

                               2012年2月于南开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